您现在的位置:修水县委县政府门户网站>> 新闻中心>> 社会新闻>>正文内容

再寻常都是一种珍贵的回忆……一篇感伤的文章,把小编都“弄”哭了,你们可要hold住!!!

作者:刘扬波 来源:掌上修水 发布日期:2017年09月04日 浏览次数:

  今年正月初九,在一同学为孙儿办“三朝”饭酒席上,惊闻周海泉老师去世。当初有点不相信,之后溪口镇的同学来了,才知是真的。心里总有点异样的感觉,但具体是什么,却又说不上。去年,同学们在修水小聚,把周海泉老师也请来了,当时他还说,等今年满80岁,要把我们都叫去吃饭。我们一直期待着,谁知竟成永别……

 

 

 
 
 
 

 

  周海泉老师是我们的初中语文老师,且一直兼班主任。因为当时有一个“社中”(溪口公社中学),并相隔不远,我们这个属“区中”(溪口区完全中学),初一就只招收一个班。在当时,讲普通话可是件稀奇事,因为小学基本都在各村就读,老师也基本是本村人,不会也不可能讲普通话。周老师第一节课就用普通话作自我介绍:我姓周,名海泉,海是大海的海、泉是泉水的泉,这是我自己取的,希望自己既有大海的胸襟,又有泉水般勇往直前且百折不回的毅力,从今天起,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……声音洪亮,又是普通话。我们这群懵懂少年完全被征服了,而且一服就是三年,不,是一生……

 

 

周海泉与大女儿和儿子合影

 

  老师是个慈祥的人。他讲课时抑扬顿挫,让我们这班毛头小孩如痴如醉,有些还一直是我们课后模仿的经典。记忆中,《黔之驴》这课,尤让人记忆犹新,“黔/无驴,有/好事者/船/载以入……庞然/大物也”。边诵边释义,大部分同学都在听讲,却有一个同学眼神飘向窗外,不知在想啥。周老师突然大声点名,让他上台。到讲台上,先是让他给“庞”注音,未果。又问,这字何意?该同学面红耳赤,吭吭哧哧地说:梦大梦大(修水方言,很大很大)。讲台下很多同学都笑出声来,周老师也抑制不住地笑了,举起的教鞭不由自主地放下……

 

周海泉与家人

 

  让我们敬佩的是,老师对体育、文艺的爱好。那时区中文体活动开展得很活跃。老师们特爱打排球,每星期都有几次比赛。印象中周老师总是主力,而且是主攻,常常跃起扣球。每当这时,我们总在场外为他呐喊助威。有时在他跃起时,我们也总有几个人跟着跳起,仿佛是我们在打球似的……据说,他脸上的伤就是早年打排球时落下的。老师还喜欢唱歌,也唱得好。那时,上音乐课是件奢侈的事,但我班是例外,一学期总有几次。有次学校搞歌咏会,老师给高中同学排练《黄河大合唱》,我至今还记得其中的片段:“张老三我问你,你的家乡在哪里?我的家在山西,过河还有五百里……”他在教时,我们偷偷地看,他还要求大家把握情感,同时自己示范怎样走步,如何转换位置,如何分声部等。后来,这个节目果然大获成功。上世纪70年代电影《甜蜜的事业》,当时我们没看过,但主题曲却很熟悉,是《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》,初三时的学校晚会上,同学黄磊演唱:“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,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……”正是情感朦朦胧胧时,“爱情”这个词好羞涩,但有歌就不同了,女生轻哼,男生就不管怎样,扯开嗓子就唱,让高年级同学笑,低年级同学羡……一段时间,校园里到处飘荡着这首歌的声音。

 

周海泉练剑

 

周海泉与同学在一起

 

  老师对工作兢兢业业。当时学校条件差,老师家在独石,离校大约3公里,无论是早晚自习,还是上课,从未见老师迟到过。特别是初三下学期,老师因为家里漏雨,无钱请人检盖,自己上屋,结果因梯滑摔伤住院,班级工作交给另一位年轻老师。可同学们都熟悉并习惯了周老师的管理方法,对新班主任不怎么配合。老师不顾伤痛,毅然提前出院,重新上班,让我们非常感动。后来我们班有6人考入县一中,破单班考重点高中的记录。再后来,有同学考入清华大学、中国政法大学等名校,这也是老师常引以为豪的事。

 

周海泉参加2008年传统项目比赛时与大女儿、二女儿合影

 

周海泉练剑


  退休后老师的生活丰富多彩。刚退休时就参加《溪流诗社》,经常有诗词发表。而后又加入老年体协,主攻太极拳等,经常到全县各地表演,并且还代表九江市参加全国性比赛。有时,酒后谈起这些,老师眉飞色舞,我们则更多的是为他高兴,因为师母去世早,他有充实的生活,快乐的晚年,是我们真心希望的。古诗云,“一壶酒,一竿身,快活如侬有几人”,似乎就是这样吧。我在大椿小学当教师,只要他来了大椿,就会进中小来看看我,问问情况,但没在我这吃过饭,并总是以有饭吃,不影响我为由,婉拒我的留饭。这也是我一直愧疚的地方。

 

 
 
 
 


  有很多的东西,在当时是不懂得珍惜的,这里面当然有年龄因素,也有地理因素。这些年,大家为了生计,天各一方,与老师联系少。大约到2014年,同学们才慢慢联系起来,但与老师的见面仍然少,因为老师经常外出,而我们同到溪口的时间也不多,这才有了把老师接到修水的做法。有次酒后k歌,我唱《双脚踏上幸福路》,里面“吱……咿呀儿哟哟”没唱完全,他说:“我年龄大了,不然绝不会像你这样。”


  现在想来,当时该再向他好好学学的。正如纳兰性德云,“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是哦,当时只道是寻常,寻常哦!现在,斯人已逝,再寻常的都是一种珍贵的回忆,都随着2017年正月永远定格…… 

 

 

 

周海泉

 

生平

 

 

  1938年生,1957年毕业于九江师范,中教一级教师。从教四十余年,桃李满天下。多次被评为县级优秀教师。武术上深有造诣,被评为和授予国家一级武术教练,国家一级武术裁判,收徒略百名,2008年起,参加全国各地武术比赛,获九江市及省级武术比赛金牌六枚、银牌两枚,2008年获广东省传统武术项目锦标赛金牌两枚。退休后成功主编了知中学史。可谓是文武双全。

【字体: